北京赛车皇家|北京赛车开奖记录交流群
關掉濾鏡又怎樣!武漢"素顏"24小時亮相央視,顏值依舊杠杠滴
2019-05-22 00:41:10 來源:漢網

卸下一天的疲憊,忘卻一地雞毛,武漢人在宵夜攤上,才展現出自己江湖兒女的本色。

長江日報融媒體5月21日訊(記者梅冬妮)關于哪家熱干面好吃永不停歇地爭論,只有“人多”和“人更多”的地鐵2號線,世界上最難等的資本大廈電梯,捧著小龍蝦大快朵頤的食客......這是武漢人最熟悉的場景,也是正在崛起的大都市的城市B面。關掉城市宣傳片的濾鏡,素面朝天的武漢,今天20:04正式亮相央視9套的紀錄片《城市24小時·武漢篇》。

素顏武漢的24小時:人是最動人的風景

 

江灘、東湖、大橋的秀美與氣闊,并不是《城市24小時·武漢篇》的主角。這部以時間順序鋪陳的紀錄片,將鏡頭對準了熱干面攤的經營者,出身于“養橋世家”的橋梁養護者,創業中的光谷青年,“北漂”十余年回到家鄉的唱作人,離開車間依舊扎根紅鋼城的“三步踩舞后”,都是城市中最平凡的面孔。沒有懸在半空的宏大敘事,絢麗摩登的城市景觀也只是片中的點綴,城市的面貌在這部紀錄片中幻化成小作坊里的熱氣騰騰,創業者臉上的行色匆匆,以及食客們臉上的滿足歡愉。沒有一絲矯揉造作,滿是生活真實的寫照。

在武漢種類繁多的“過早”選擇中,熱干面絕對是最具特色的存在。

開篇鏡頭從只有武漢土著才能理解的儀式感——“過早”開始。畫面中定格的“嚴老幺”,是本地老饕才懂的默契。這里既售賣招牌的重油燒麥,也提供同樣出彩的三鮮豆皮。“正宗的武漢人還經常會為哪里的面好吃,哪里的芝麻醬更香而爭執”,但凌晨5點的武漢,有熱干面店主羅思偲日復一日的見證。“刮風下雨都一樣的,說辛苦是蠻辛苦,但是我們也都習慣了,怎么說呢,我們都是熱干面養大的,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大多數武漢人都不知道,自己和同胞們一天要吃掉2000多噸的堿水面,更也不曾知曉,長江大橋的鐵路層每天發生些什么。

早上8:55,作為“養橋世家”的第三代,陳卿明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大橋的鐵路層,橋梁養護工們默默守護著列車的運行安全。

他每天都要在大橋上上演爭分奪秒的大片。利用無車通行的最長間隔這一“天窗點”,陳卿明和同事們需要擰緊松動的螺栓,調整變形的軌道間距,更換到了年限的枕木。

屢敗屢戰的丁義彪,是光谷創業者大軍中的一員。

上午11點,坐等午休的通勤族不在少數,但在武漢的東南角光谷,卻是步履匆匆的模樣。創業屢戰屢敗的小哥;永遠等不到資本大廈電梯的外賣員;了解9種出行方式,依然無法迅速到家的上班族;和試圖通過眾籌、P2P和小程序,升級過早業務的小商販,他們都對著鏡頭一本正經地“吐槽”,反而勾勒出一個令人意外的光谷素描。

下午3點半的武漢,難得的閑適。如今外地人也會哼上幾句的《漢陽門花園》,讓紀錄片的混音團隊也被“圈粉”。因此音樂人馮翔不但被額外“加了戲”,還擁有了個人采訪以及與老友們舉辦音樂沙龍的播出分量。此外,混音團隊還給翔叔送出特別福利,出現在片中的翔叔的演唱,都通過混音團隊重新調整,伴奏聲被弱化,翔叔透著歲月和溫暖的聲線被放到最大。

兩年前,從武鋼分流離開車間的李承紅 ,在每日照顧完父親后,開啟自己在“三步踩”舞臺上的光輝時刻。

兩年前離開武鋼車間,卻依舊扎根紅鋼城的李承紅,像極了方方、池莉筆下的武漢女人。盡管生活發生劇變,李承紅卻依舊打起精神料理好一切。傍晚5點半,佰樂匯舞廳隱匿在紅鋼城一角。在這里優雅的交誼舞無用武之處,最“吃得開”的是武漢人自己發明的節奏強烈的“三步踩”,李承紅正是三步踩舞臺上的迷人傳說。

幕后解讀:

總導演看武漢:從“偏見”到“血肉相連”

在中國那么多座城市中,能被冠以“大”字的只有兩座,一座是大上海,另一座就是大武漢。作為《城市24小時》系列首發的五座城市之一,武漢素顏擁有的骨相之美,是為總導演張旭所認可的,“我們不是做城市的成就片,我們的理念是‘城市的素顏寫真集’,城市本身的長相,肯定是我們考慮的元素,要長得有特點。”

還未接觸武漢前,張旭并未隱瞞她對這座城市的“偏見”。“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是張旭以及不少外地人對于武漢人最直接的印象。“武漢人給人的感覺火爆、聰明,又有些不好打交道,心眼也比較多。”

但通過兩年多的籌備,和無數次與本土拍攝團隊的接觸,以及片中呈現出的那個溫情、豐富、厚重的武漢,讓張旭對這座城市有了“血肉相連”的感知。“武漢人在豪爽的外表之下,其實有非常敏感細膩的心。我一直覺得武漢是跨越歷史和現實之間的城市,太有故事了。是一座非常有魅力,值得慢慢感受的城市。”

鏡頭之外,來自武漢本土的分集拍攝團隊,也讓張旭贊口不絕。“這個團隊一方面非常敬業,特別有熱情,但鬼點子又特別多,腦洞最大,說湖北佬是‘九頭鳥’不是沒有道理。”張旭回憶道,拍攝過程中團隊在凌晨一兩點開會是常有的事,但由于自己起得早,清晨6點在微信的留言,竟然也收到武漢團隊的“秒回”。“結尾的時候改動特別大、特別多,細節的打磨是非常繁瑣的,但他們每個人都是特別快速就拿出一個修改方案,然后快速調整思路,快速給出新的版本。”

無論拍攝對象李承紅、馮翔,還是武漢的導演團隊,鏡頭里里外外的武漢人,都讓張旭感觸頗多,“武漢真的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城市,武漢人雖然總是顯出無所謂,但骨子里給我的印象總有一種倔強的內心動力在,什么事情一定要做好。”

本土主創看武漢

嘴上“自黑”,心里住著豪杰夢

“這座真正經歷過風云變幻的城市,在看似粗獷的江湖氣包裹之下,是堅忍頑強的個性和處變不驚的坦然,在百年間的潮起潮落中,認認真真地面對生活,回望過去,迎接未來。”這句紀錄片尾聲處的結語,恰好映照了總導演張旭口中的倔強的武漢人,也佐證了武漢分集導演縱紅雨眼中武漢的寫照:嘴上滿不在乎,心里懷揣著江湖愿景,渴望成為豪杰。

年近五旬的“爹爹”縱紅雨,攜手當時平均年齡還不足30歲的“糙子伢”——羅生快門工作室的伙伴們,共同組成了武漢分集的導演團隊。采訪過程中,縱紅雨無意透露,團隊被張旭稱贊“腦洞大”并不全因天賦所得,而是靠著成員們“閑不住,沒事就想剪一個新版本”的勤勉和熱愛收獲而來的。

與不少身處這座城市的原鄉人一樣,在2017年第一次選題會上,原以為會才思泉涌的縱紅雨,卻一時語塞,不知如何用精煉的語言概括出家鄉武漢。雖然在當年年底,紀錄片就交出了第一版,“但完成度只有60%,里面只有6組散落的人物故事和一些數據,太冷,沒有溫度”,被央視團隊“打板子”重來也是意料之中。但2018年的夏天,團隊很快又交出了一支完成度80%的的新版本。也因此,武漢篇被列入《城市24小時》第一季的排播名單中。

縱紅雨坦言,拍攝過程中困難與疑惑總是相伴左右,“我們是武漢人,來自本土的團隊,拍自己的家鄉,必然帶著非常重的包袱。”《城市24小時》的“素顏”理念,的確讓導演團隊陷入到漫長的思索和反復,傳統宣傳片的“藝術照”風格或許漂亮,但卻不夠動人。于是縱紅雨選擇保留了原版很高的剪輯率和不甚工整相對粗糙的鏡頭,結果卻意外適合武漢的城市氣質。全片節奏上,對比剛剛播出的鄭州篇,也明顯快了不少。

內容上,團隊也不懼“自黑”,利用調侃戲謔的“金句”,重新解讀城市。例如每一位去過光谷的武漢人都經歷過的無奈,“現在的光谷擁有9種出行方式,但是每一種都沒辦法讓我迅速回家。”以及武漢人眼中的地鐵2號線,“似乎沒有明顯的交通峰值變化,只有人多和人更多。”

縱紅雨也曾擔心,這樣一個“私房”視角下的武漢,是否能引起外地觀眾的共鳴。但縱紅雨把專門為此片制作的《漢陽門花園》MV發布到朋友圈上時,“很多聽不懂武漢話的外地人都很喜歡”。《城市24小時·武漢篇》也是一樣,“世界迭代更新的節奏實在太快,很多人都是被裹挾著為了生存去適應,這部片的確喚醒了很多人的鄉愁。武漢躁動的氛圍和熱情的溫度,是我們要傳遞的。我們也是想暫時停下腳步,充滿溫情和牽掛地問一句,武漢,你現在還好嗎?”

責編:宗曉斌

  • 為你推薦
  • 公益播報
  • 公益匯
  • 進社區

熱點推薦

即時新聞

武漢

論壇熱帖

北京赛车皇家